民工子女生活現狀大學生暑期社會實踐范文

大學社會實踐 時間:2019-06-15 我要投稿
【www.evxuqe.tw - 大學社會實踐】

  從繁華都市到衛星城鎮,到處都有這么一群忙碌的身影:他們搞建筑,送牛奶,賣小吃,當服務員,做清潔工……他們不知疲倦風雨無阻,承擔了城里人最不愿意干的臟活、社會實踐報告苦活、累活;他們已經成為我國城市建設中一股重要的力量,已經成為現代城市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他們,就是從農村流入到城鎮的勞動力;他們,就是為生活而四處奔波的地地道道的中國農民,被人們約定俗成為“農民工”,簡稱“民工”。

  置身繁華都市,漫步大街小巷,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忙碌而又不知疲倦的身影,可以看到他們生活的艱辛與工作的勞累,可以看到他們在追尋夢想和希望中灑下的辛勤汗水,但我們卻看不到與他們相隔千里、缺少父愛母愛的孩子,這些“留守孩子”的生存環境、生活狀況是怎樣的呢?他們的身體、心理、教育狀況又是怎樣的呢?

  今年暑假,南京審計學院計算機科學與技術系社會實踐服務團走近淮安、宿遷、鹽城、徐州四市,深入蘇北農村,與這些孩子進行面對面地接觸,零距離地交流,去傾聽一個個辛酸而又無奈的故事……

  淮安:拿什么來拯救你,我的孩子

  在蘇北廣大農村,父母外出打工,孩子留在家里,大都由爺爺奶奶照養,農村里的這部分老人,不僅年齡大,與孩子之間存在較大的代溝,而且他們中的教育程度偏低,大多是文盲和半文盲,對一些問題的看法具有一定的保守性、局限性,他們欠缺教育孫輩的能力,有的甚至扭曲了孩子的教育,他們往往只能照顧孩子的生活起居,卻在其他方面心有余而力不足,這就是“隔代教育”現象。

  20xx年7月11日,我們來到淮安市盱眙縣明祖陵鎮龍窩村進行采訪,全村共1400人,長期外出務工人員就達378人,其子女大多由爺爺奶奶照管。社會實踐報告現讀一年級的李加農,是一個典型的叛逆男孩,其父母在無錫打工,與爺爺奶奶相依生活。他身體強健、皮膚黑亮,第一眼給人的印象就是很頑皮、很霸氣。由于是爺爺奶奶唯一的孫子,因此被奉為掌上明珠,倍加寵愛,大有“含在嘴里怕化了,頂在頭上怕摔了,要月亮不敢給星星”的意思,這導致了他放縱、狂妄、蠻橫的性格。周圍的小朋友都很怕他,家里家外是個小霸主,聽奶奶說,去年加農和小朋友一起玩的時候欺負別人,沒想到對方也不甘示弱,兩個人就打了起來,慌亂中被對方手中的金屬釘刺傷了眼球,后經醫生檢查右眼已失明,為了不影響孩子的前途,家中花了好幾萬元在上海為他做眼球移植,即便如此,奶奶還是擔心的說:“小小年紀就做出這種事情,長大了怎么得了啊?村里人會怎么評價他啊?恐怕連媳婦也難討啊!”就因為這件事,媽媽和爺爺奶奶大吵大鬧了一場,埋怨其管教不力;也因為這件事,學校勸其退學回家,可是沒有別的學校愿意接收他,如今仍輟學在家,看著別人快樂的上學放學,這個昔日的“小霸王”忍不住流下了悔恨的淚水。經過這件事后,爺爺奶奶也開始意識到應對他加強管教了,每天讓他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務事,以消磨他任性、霸道的性格。如今,理菜已經成為他每天的必修課了,在我們離開的時候終于聽到好消息:經與校方多次請求,小加農又可以重返他向往已久的課堂了。

  該村的凱旅是一個8歲的小男孩,上小學一年級,凱旅在三歲的時候父母就離開了他到蘇州打工,如今已有5年了,在孩子幼小的心靈中,他對父母的感情并沒有因為常年的分離而越來越濃,反而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越來越淡,他說父母不疼他,他也不喜歡自己的父母。把“兇狠”這個詞用在一個年僅8歲的孩子身上本身就是殘忍的,但我們所見的一切卻不得不讓我們想到這個詞:他和比他壯一點的孩子發生了矛盾,在自己不利的情況下先是裝輸,然后又乘對方不備的情況下拿起板凳向對方砸去,真是令人膽戰心驚。虧得我們及時制止,才避免了不良后果的發生。讓我們費解的是,聽村里人說,這種危險的事情經常發生,卻得不到爺爺奶奶的阻止,我們問他為什么這樣對待別人,他說,是爺爺教的,爺爺曾經用一把鐵叉把他和姐姐扎得渾身是傷,他說:“不這樣就會遭別人欺負,包括我爺爺!”說著說著,指著頭上的傷疤說:“看,這就是我在學校和別人打架留下的。”二嬸告訴我們說,凱旅今年數學考了48.5分,爸爸認為這樣子與他的名字出入太大,長大了也不會有什么出息,準備讓他輟學回家,放牛放羊,家里的情況不是很好,一方面,祖父母歲數大了,生活很拮據,舍不得花錢買菜吃,甚至連油也舍不得放;另一方面,爺爺與爸爸矛盾重重,因此孩子就成了他們之間的犧牲品,凱旅的生活起居還要看爺爺的臉色,這對長身體的孩子來說是極不合理的,不過凱旅也能吃,不挑食,看,這么青的西紅柿他也吃得津津有味的。

熱門文章
3.6亿彩票大奖作假